酒店開脫的借口連那些聽了 Skrillex 電子樂的蚊子都聽不下去了。

3月30日,在馬德拉斯鱷魚基金會 —— 一家位于印度南部欽奈的爬行動物研究所里,一條屬于瀕危物種的古巴鱷魚突然死亡。該動物園創始人、爬行動物學家 Romulus Whitaker 指控,他確定這條稀有的古巴鱷魚是被隔壁喜來登酒店開 party 的聲音給震死的。

根據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的名單,古巴鱷是一種極度瀕危的物種,馬德拉斯鱷魚基金會擁有四只雌性標本和一只雄性標本,此次被 party 震死的鱷魚,正是四只雌性之一。Whitake 聲稱,這只鱷魚生前非常健康,吃得飽,睡的香,就是因為酒店在草坪上開 party,聲音超過了規定的分貝,重低音的 bass 震動讓鱷魚感到焦慮,直接導致其死亡。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一些鱷魚愛好者們曾就 酒店噪音影響鱷魚繁殖與行為模式 的問題 頻頻與其交涉,喜來登酒店也一度保證,“會遵守法律規定,控制分貝數”。

諷刺的是,從70年代開始,這家喜來登酒店一直把 “鱷魚景房” 當成營銷手段之一。但鱷魚一死,他們卻立馬聲明 “不負責任”,且開脫的理由也頗為新穎:酒店方面稱,聲音具有明確的邊界,鱷魚死在隔壁沙灘上,又沒死在開 party 的草坪上,因此與他們無關 —— 真是邏輯鬼才!假如鱷魚在草坪上,死的還會是鱷魚嗎?

人類對環境造成了各種各樣深遠的影響,而噪音確實是一種嚴重的環境污染 —— 連那些聽了 Skrillex 的電子樂就吸不下去血的蚊子 都能證明這點,就別找借口了。

封面圖片:被震到暴斃的可憐大鱷魚 Madras Crocodile Bank Trust/Centre for Herpetology

© 異視異色(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及使用,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