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學之前的同事,再一次穿成活傻逼,來到了倫敦時裝周。

本文原載 VICE 英國

人常說 “過什么日子穿什么衣裳”,所言不假。我之前的23年人生毫無波瀾,就是跟父母住一塊,衣著品位也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帽衫牛仔褲如此而已。等到終于獨立門戶走向社會,單位里卻都是穿著過時滑板T恤的三十多歲男同事。

看看網上那些時尚達人和模特,穿搭打扮簡直信手拈來毫不費力,她們才不在乎同事們的樣子和眼光,這種牛逼勁兒正是我想要的 —— 但是吧,說來也奇怪,一旦面對采訪,她們就覺得自己這一身兒怎么都不行。

四年前,我們同事參加倫敦時裝周(LFW),打扮的 “像個活傻逼”,她的信條是 “只要你堅信自己的風格,那怎么著都行”。從那以后,我就開始把重心放在護膚化妝上面了,真的,誰在乎穿了啥?

因為時尚博主的風潮本身就在變化,現在精雕細琢的街拍大片越來越少(這東西多好啊!),代之以在各種品牌早午餐會上、試衣間里的大頭自拍,往往還得標配一條女權主義口號。

與此同時大眾的審美口味也在起變化,水彩色染發、牛仔夾克、stacked heels 這些簡單的美好已經成為遙遠的往事,時下青年的心頭好是 Depop 上賣的剪標 H&M 裙子,搭配 Boohoo 上的廉價貨,再加一件400美元的 Maison Margiela 皮料飛行員夾克,因為這幾樣東西完美體現了什么是#可持續發展 #慢時尚,幾十年不過時,多棒啊。超小片墨鏡如今也走起來了,臥槽了,當這是《黑客帝國》嗎。

今次時裝周我要反其道而行之,我想看看穿得傻逼還能不能在時尚殿堂搏出位 —— 因為我還有個優勢,生來身材苗條高又瘦(你們羨慕不),就憑這個,混進 Lavazza X Kylie Cosmetics 的時尚 brunch 場面蹭吃蹭喝,應該也不成問題吧。

但是,如果就靠我自己胡亂搭配,那不就跟時裝周的蕓蕓眾生沒什么兩樣了嗎?傻逼也要傻出風采,所以我得找一位專家幫我把把脈——

1537369081128-BekkyLonsdale-111.jpeg

她就是 前一篇文章 的作者漢娜,這次她是我的造型顧問。周五下午,我倆來到東倫敦多爾斯頓雜貨市場,斥資50英鎊購買三件衣服,巨款吶。

1537369184048-bekky2222.jpeg

在這里轉悠了幾個小時,我買了一雙超高筒金色靴子(五塊錢),一件紫色仿毛披肩,還有一頂天鵝絨漁夫帽。

1537369339199-Screen-Shot-2018-09-19-at-160812 (1).png

 “別管什么秋冬款,把目光集中在 ‘冬’ 上就可以了。” 漢娜拿起一件圣誕主題紅色T恤說,“有點喜慶勁兒。” 啊哈哈,節日氣氛十足啊。

1537369380276-Screen-Shot-2018-09-19-at-160857.png

我們繼續在市場里搜羅,尋找符合漢娜期望的衣服。“要做一件東倫敦無人敢做的事情:長大成人。”

1537369413438-Screen-Shot-2018-09-19-at-160931.png

OK,看我這身泳衣+披肩,外加老太太購物推車籃,我已經信心十足,準備擁抱成年人的社會了。

我這身行頭頗有精神分裂潛質,但你也別笑話我,時裝周的活動安排也好不到哪去,活動場地遍及倫敦全程。這就意味著走在街上就能跟名人嘉賓擦肩而過,不管到哪兒都有 “健康食品” 可以享用,說不定還能勾搭上幾個時尚博主呢,好極了。

我打車來到主會場河岸街180號,如我所想,這身行頭看起來效果不錯,我都開始犯嘀咕了:這是不是不夠傻逼啊。

下了車,半裸的我施施然走進名流遍地、人人西裝領帶的主會場 —— 還邊走邊吃買來的三明治。

我過馬路的時候已經吸引了圍觀群眾的注意力,不少人拿起手機拍照錄像,“如你所見,今年皮草元素相當流行……” 一位路人女子邊錄像(直播)邊說。“嘿,我是素食者!” 我沖她回了一句。

這件10英鎊的披肩太牛逼了,短短30秒,就幫我吸引了整個時尚世界的注意力。

1537369445288-Screen-Shot-2018-09-19-at-161006.png

哦對了,我還找來了攝影師貝基,他就像那些時尚女博主的男友們一樣,鞍前馬后幫我拍照,區別就在于我給他勞務費,哈哈啊哈。

效果驚人,一看有專業攝影師跟拍我,人群又騷動了。抬眼一看,真人秀節目《愛情島》的人物艾亞·布克(Eyal Booker)正從一個場地走出來,看起來好像有所期待,但結果卻讓他失望 —— 只有一個家伙提出要跟他合影。這樣一看,我簡直太成功了,吸粉能力遠超電視明星哇。

1537369481676-Screen-Shot-2018-09-19-at-161045.png

一個路人女子過來跟我聊,她似乎急于展示自己的時尚鑒賞力,“喲呵,這個推籃是 Gucci 的吧?……你這一身也都是吧?” 我頻頻點頭,假裝這一切都是雪藏多年的中古 Gucci 貨色,這女的還真吃我這一套,掏出隨身筆記本寫寫畫畫,驚了。

1537369500328-Screen-Shot-2018-09-19-at-161103.png

還有幾個外國女郎過來打招呼拍照,“Guapa!Guapa!” 說個不停,我也不知道這西班牙語詞匯是個啥意思,反正應該是夸我吧!

倫敦時裝周的多數活動都是邀請制,不得擅自進入,這就有點麻煩了,因為每個活動都有各自的要求,我這一身如何以不變應萬變呢。正當我為了 “要不要把披肩扔了算了” 犯難,不經意間看到了《愛情島》的另一位人物梅根·巴頓-漢森(Megan Barton-Hanson),她正要去參加 Adidas 的活動。梅根人氣不錯,看來她不光在節目里給艾亞戴了綠帽,現實生活里也讓后者灰頭土臉哇。真的,要是能跟這節目拉上關系是不是也能在明年的時裝周吃香喝辣了?

1537369694451-Screen-Shot-2018-09-19-at-161316.png

1537369710649-Screen-Shot-2018-09-19-at-161322.png

離開場地走進地鐵,穿著這一身,問題其實沒我想的那么嚴重。人們都說倫敦人面貌冷漠,其實換個角度想想,這也是一種禮貌的表現,他們對任何反常出格的行為都報之以不在乎無所謂的態度 —— 無論是小聲哭泣的女人、還是往塑料袋里嘔吐的男人,統統眼不見為干凈了。

1537369727216-Screen-Shot-2018-09-19-at-161344.png我和梅根

等我趕到 Adidas 現場,活動已經要結束了,場外不少人在等梅根散場。我趕忙蹭了個合影,旁邊一個狗仔隊問 “哎,你倆都在節目里出鏡嗎?” 我照例一笑帶過。歐賣糕,我蹭上了英國人氣最高的真人秀明星的熱度。

1537369752985-Screen-Shot-2018-09-19-at-161407.png

合影也拍了,該換身衣服了。我現在換上了那雙五塊錢的靴子,外加蕾絲頭巾和睡袍。這身有點胡逼了,但是怎么說呢,就當成全套 Gucci 吧。一共才花了18英鎊,還想怎么著。能打扮成這樣已經夠牛逼了。

1537369766772-Screen-Shot-2018-09-19-at-161414.png

老實說,這身衣服就像是前一天晚上在主題派對喝大酒暈過去送到醫院搶救第二天踉踉蹌蹌出院那副德行。但圍觀群眾和攝影老法師們可覺得相當不錯,他們指揮我擺出各種 pose 拍片,還主動要關注我的insta。時尚博主問我這叫什么風格,我說叫 Insta 時尚奶奶風(Instagran),沒錯,就這個。他們如獲至寶,仔細記錄下這個莫須有詞匯的拼寫,還說要上網找 “更多相關搭配”,滑稽極了。

1537369825267-Screen-Shot-2018-09-19-at-161600.png

我還偶遇了一位上午見過的攝影師,他問我是模特還是設計師,我回復 “都是”,還把 insta 地址給了他。我并不是撒謊,因為此時此刻,在時裝周的現場,這就是我的身份。

熱鬧一天之后,我換回平時的衣服回到辦公室,但根本無心工作,我的靈魂屬于米蘭,屬于巴黎,屬于紐約的時尚秀場。我為嘛要回來碼字?我比身旁的同事們、比之前那個老老實實上班的自己 —— 高明到不知哪里去了!

1537448456773-Screen-Shot-2018-09-20-at-140648.png

周二是時裝周的最后一天,我要玩一票更大的,潛心研究了一番之后,我確信會有更多人迷上我的新造型。

跑到會場附近的廁所對著鏡子照了照,我發現這身搭配有個問題,紅衣配紅褲,紅色太多了。根據網上搜索頭條那些時尚博主的建議,得使用一些配件打散這一大片同色區域。我想到了我在一元店里買的 “手指迪斯科”(也就是帶 led 發光燈珠的廉價戒指),還有無敵的人字拖。

走出廁所,首先就看到一個女孩把視線移開手里的電腦,目光直勾勾射向我,飽含嫉妒,然后又收回去了。這一套確實回頭率極高,但是好像跟前一天不一樣,沒人面帶微笑。我來來回回兜了幾個圈子,試圖吸引街拍攝影師的注目,但一無所獲。

1537369880209-Screen-Shot-2018-09-19-at-161718.png

貝基故伎重施,試圖靠擺拍營造一種 “我是紅人” 的假象,但出師不利。只有一個穿著天鵝絨夾克的家伙跟風拍照。拍完之后這人一臉皮笑肉不笑的神情,場面非常尷尬。

我跑到一個人流更大的場所,寄希望于在這里收獲更多關注,“嘿,你昨天是不是來過?” 一個攝影師對我說。嗨,總算有人認出我了。他拍了幾張照,然后留意到了我的 “手指迪斯科”,立刻打了退堂鼓。

1537369993065-Screen-Shot-2018-09-19-at-161819.png

1537370007236-Screen-Shot-2018-09-19-at-161846.png

從這之后,周圍人的態度急轉直下。一個金發女子對我拋了一個教科書版的白眼(見上圖),一群放學小孩對著我的行頭指指點點笑個不停,他們不會是想在這里當街整蠱吧?

我想,這套衣服可能太超前了。時尚圈里的人說這種風格 “很有意思”,但這確實跟圈子里不成文的規矩水火不容。但話又說回來,一身紅搭配兒童玩具的穿搭風格真的就火不起來嗎?我又怎么知道呢?

1537448400096-Screen-Shot-2018-09-20-at-140554.png

這個時裝周,以及其中的各種活動,對普通老百姓完全關上大門。這個圈子本身也是讓人摸不著頭腦:今天你會被誤認為是電視嘉賓眾星捧月,明天就變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沒錯,如果你有幸進入時裝周這場盛會,就能拍各種 insta 美圖、參加沒完沒了的 brunch(為什么有這么多 brunch 我也想不通),但是,一直有一股巨大的壓力懸在頭頂:打扮必須像樣,只要有一次搞砸了,那就拜拜了。

我只能說,如果你在 ASOS 的 Twitter 上看到他們把廚房清潔用具包裝成首飾配件,那你看好了,我才是這種風潮真正的始作俑者。

編輯: 林聰明

Translated by: 鄭嘯天

© 異視異色(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及使用,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