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男生變成女人,我嘗試過,失敗過,并且最終成功學會了如何去愛。

“別的女孩” 有很多種樣子。“別的女孩” 真實而理想,平凡又有趣。“別的女孩” 想要點別的生活,敢于做別的想象。這里是關于這些女孩的故事。

初夜總是充滿了尷尬,對于跨性別者來說更是如此,不管是在性別轉換之前還是之后。當性愛與性別糾纏在一起,特別是當你想要改變你的身體的時候,哪怕是非常積極的體驗,也會讓跨性別者感到困惑,感覺對方喜歡的并不是真正的自己。在我還是男生的時候,性愛對我來說簡直是災難。不僅平平淡淡、缺乏親密感,而且一想到和我發生關系的男生把我也當成男性看待,就讓我覺得沒有存在感。

我在十幾歲時認識的幾個男同性戀覺得我沒有吸引力,因為我女人味太重了。他們對我說:“我要的是一個男朋友,不是女朋友。” 在他們看來,我的性別表達讓人興趣寥寥,不符合男同性戀的需求。無所謂,我本來就更喜歡直男,而且直男也比同性戀更喜歡我,就連我還是個男生的時候也是如此。

在高中的派對上,直男會看著我的眼睛,摟住我的腰,我已經習慣了他們和我言語曖昧,當然對于隨后的各種臨時變故也見怪不怪(我經常會碰到男生夸我長得漂亮,然后約我去看電影,結果卻帶上另一個朋友一起出現)。這種含糊不清的信息讓我虛實難辨,我努力去探索但卻找不到答案。這些男生并不是我把當女生看待,而是把我當成偽娘,他們覺得我很有女人味,這是他們喜歡的東西。或許對他們而言我不過是個玩物,想撩就撩,想甩就甩。

“我把第一次給了他,以為揭開了人生的新篇章,實際上......”

大部分時候我都是獨來獨往。我一直在努力思考:要想獲得別人的喜愛,我究竟應該當男人還是女人。然后我遇到了我的初戀,一個與我相隔千里的直男。16歲那年,我和布蘭登 (化名) 開始在 MySpace 上聊天。他比我大一歲,聰明、幽默、身材好 (他有一套搏飛健身器),而且打扮非常潮 (他會在脖子上系方巾,留著非常 indie 的發型,還玩機車。)

第一次視頻聊天時,他說我長得像女孩子,還夸我長得漂亮。這樣的贊美給與了我肯定,但也讓我感到緊張,并且觸發了我對自己太過女人味的恐懼。雖然我經常女裝打扮,但對于我的女性氣質我感到羞恥,因為我覺得這讓我和其他人格格不入。

經過了一個夏天的網戀后,布蘭登驅車數百英里來和我見面。對于我們兩個人來說,這都是一件既緊張又興奮的事情。和他見面后,我終于感覺像同齡人一樣,體驗到了單純、熾熱的戀愛。我們一起看了《大魔域》,一起熬夜熬到睜不開眼。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們互相親吻并撫摸了對方,但終究沒有上本壘。這是我的第一次性經歷,在我看來,我把我的第一次給了他。我以為這揭開了我人生的新篇章。

但實際上,它只是畫上了一個句點。布蘭登和我擁抱道別,然后開車回家。自此以后,我們連續好幾個月都沒有再聯系,我也沒敢問他原因。當我終于鼓起勇氣聯系上他時,他很真誠地向我道歉,說他之前對我是真心,但是和我見面后,他意識到自己喜歡的并不是男生。我不能理解。布蘭登把我夢寐以求的一切都給了我,然后又從我的生活中消失,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在他告訴我我的性別是我們之間最大的障礙后,我變得更加困惑不解。我到底應該做什么樣的人?在那之后,我把我的女裝全部丟掉,決定徹底當一個男人。我在每個人面前都假扮男人,迫切想要體驗年輕人的愛情,但卻不敢觸碰真正的自己。

許多年里,我都生活在一片迷茫之中。我依然沒有死心,幻想著還能找到像布蘭登那樣愛我的人。好幾個對我有興趣的直男都撩過我,但我們之間的關系也止步于撩。許多年里我都沒再有過性經歷,而即便后來有了,也只是和在酒吧里認識的陌生人。在一次派對上,我和一個剛認識的人親熱,然后一起離開。在地鐵上,他醉醺醺地告訴我千萬不要把我們之間發生的事情告訴任何人,因為他覺得很丟人。我答應替他保密。

所有的這一切在我變成女性之后徹底結束。聽起來很簡單,但實際上這個過程漫長而艱辛。你只要知道,在我二十出頭的時候,我已經調整好了心態,也有了一定的經濟實力。性別轉換為我打開了一扇通往新生活的大門,這是我始料未及的。雖然我感到恐懼,但我還是勇敢地邁了出去。

在這扇大門的另一側,我終于遇見了真正愛我的人。一開始,我也不知道當我變成戴安娜后會發生什么,但是在各個方面,戴安娜都比曾經的自己更加優秀。對于我害怕的東西,戴安娜無所畏懼,對于我自卑的地方,戴安娜充滿自信。我改了名字,胸部開始變大,頭發逐漸披肩,在這個過程中,戴安娜幫助我正視自己,讓我不再憎惡鏡子里中的那個人。我也做好了讓其他人看到我的準備。 

“你們同性戀比女人的戲還多”

性別轉換的第一年也是我開始約會的第一年,也就是說,我是在二十多歲才體驗到大部分人在青春期就體驗到的東西。要找一個約會對象并不難,我發現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都喜歡我這種人。我在線上約會平臺上注冊后,便立刻遭到跨性別愛慕者(Transamorous)—— 也就是那些喜歡跨性別女性的直男 —— 的瘋狂追求。有些人專門找我這樣的女孩,有些人得知我是跨性別女性后頗為驚訝,然后更加熱情地追求我。

就在那年,我終于做愛了。最初的幾個男的和我在一起的理由很簡單:他們覺得我很性感。以女性的身份和他們做愛讓我第一次覺得自己有吸引力,也幫助我建立了自信。在此之前,太像女人這件事情對我來說一直是一個詛咒,但是這些男人卻對此求之不得。曾經對我造成毀滅性打擊的東西獲得了他們的肯定,我終于找準了自己的定位。

當然,這些體驗再給我帶來快樂的同時也讓我感到擔憂。我很快明白了被性物化是一種什么感覺,作為一個跨性別女性,我的感受尤為強烈。我認識了不少自信爆棚的男人,但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他們會因為對我有性欲而感到羞恥。有些人不敢直視我的眼睛,還有一些人直接無視我的存在;有兩個男的和我在大街上接吻時,兩只手塞進我的高腰緊身牛仔褲里不知所措;還有一些人拒絕和我在公共場合見面,希望直接來我住的地方見我。

其中一個男人讓我印象尤其深刻。他特別性感,又高又壯,皮膚發亮。他是他們單位的領導,而且他還不到三十歲。我們在網上聊了很久見面的事情,他提出要我直接去他家里和他見面,在我拒絕他之后,他向我坦白:他不能被外人看到和我在一起,除非他先私下見我一面,看看我是否合適。他說這不是針對我,不管怎樣他都會上我,但是如果我想要和他進一步發展,我就必須聽他的。他反復強調自己不是渣男,也不是跨性別恐懼,他只是個有頭有臉的人,而且他不想毀了自己的事業。聽完這番話,我告訴他我不想和他見面了,結果他說,“你們同性戀比女人的戲還多。” 被人罵了幾十年的娘娘腔,現在卻又被他嫌棄不夠女人,這種感覺真的很奇怪。

這些饑渴的男人要的只是我的身體,他們在我身上看不到比性別和性愛更寶貴的東西。他們只想品嘗禁果的味道,滿足他們隱秘的性癖,他們不敢光明正大地喜歡我們這種人,卻又想要嘗試和我們做愛。但因為我太渴望被愛的感覺,所以我并不排斥他們的追求。我并不反感這些人,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有感受過這種親密的感覺,所以我享受他們的撫摸。

"跨性別愛慕者通常缺乏一個群體,沒有人為他們發聲"

也許寄希望于其他人從來都不是解決辦法。起初我只是想要獲得自信和男人的愛慕,但在這些需求獲得滿足后,我就不再去糾結這些問題了。在我逐漸成長為一個真正的女人后,我不再為了性愛而追求性愛。如果我想要約炮,那也得按我的要求來。我不再千里迢迢跑去赴約,也拒絕第一次見面就上床。我更加關注自己的生活,享受一個人看電影或者吃飯的時光。這些都代表著一種根本性的轉變,在此之前,我只是在尋求男人的認可,并沒有看到自身的意義。

后來,我認識了很多公開喜歡我這種跨性別女性的男人。我很能理解他們,因為我曾經也是一個男人。我知道男子氣概這種東西可以變成一種武器,強迫你遵守男性標準,否則的話你可能失去一切。但我和他們又不一樣,我追求的東西超越了性愛,而他們追求的就是性愛。性別轉換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但是我有明確的方向。但這些人沒有。跨性別愛慕者通常缺乏一個群體,沒有人為他們發聲,他們也不敢以犧牲自己的生活為代價公開表達自己的欲望。很多跨性別愛慕者都背負著巨大的焦慮和恐懼。他們可能對我不尊重,但至少我是自由的,而他們卻被禁錮在社會機制之中,而這套同樣的社會機制,也曾經因為我不是 “正常” 的男人而對我百般壓迫(我不是男人,但在美國,我這種觀點并不能得到大部分人的認同)。

面對這種壓制他們真實自我的社會規范,有些跨性別愛慕者成功地把自己解放了出來,這些也是我最欣賞的一群人。不管怎樣,他們卸下了社會強加在他們的欲望之上的負擔,更加坦然地探索自己的性欲。如此一來,這樣的感情不會因為禁忌而變得扭曲,也不會朝陰暗的方向發展,而是像兩個自信大方的普通人之間的感情。

和這樣的男人同床共枕讓我們彼此都能體驗到真正的親密感。我們的身份和人生經歷都截然不不同,但因為一些共同之處而走到一起:自我否認是阻擋在我和我渴望的性愛與愛情之間的障礙。而那些掩藏自己的欲望,不懂得尊重我的人,其實也是在否認自己。 

如果說今天的我對愛情有什么了解,那就是愛情不是追求其他人的認可,而是兩個人彼此坦誠相待,鼓起勇氣展現最真實的自己,哪怕要為此付出巨大的代價。

編輯: 趙四

Translated by: 伽葉

© 異視異色(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及使用,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