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好奇看見自己的爸爸親吻另一個男人是什么感覺。但如今我已經習慣了。

我爸是法國人,他24年前移居荷蘭,和我媽共同組建了這個家庭。作為一個充滿好奇、熱愛文化的人,爸爸很快融入了這個國家,在言行舉止上都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荷蘭人。從小我和弟弟都是他用荷蘭語帶大的。

每周爸爸都會給遠在法國的爺爺以及家人打一次電話。打電話的時候他總是說法語,所以他想說什么都可以,也不用擔心我們能聽懂他的話。

但是有天晚上,爸爸在和姑媽打電話的時候,弟弟悄悄下床走到樓下聽爸爸用法語講電話。聽著聽著,他發現爸爸嘴里說出來的幾個單詞并不陌生。我弟弟聽到了 “gay” 這個詞,講電話的過程中,這個單詞被我爸爸反復提及。

當時,爸爸媽媽已經告訴我們,他們的婚姻出現了問題,但是幾個月后,我大概九歲的時候,我們依然去法國參加了一年一度的暑期家庭聚會。我們每年都會去同一個地方露營,營地就在爸爸老家的附近。有一天,爸爸和弟弟在帳篷里玩游戲,我躺在帳篷外的草地上,用一個裝著檸檬汁的塑料瓶做陷阱抓黃蜂。雖然隔著帳篷,但我還是能聽到爸爸和弟弟玩游戲的聲音,我知道誰贏著誰輸了。

突然間,弟弟問了一句,“爸爸,你是同性戀嗎?”

1543830111310545.jpeg朱利安和他的爸爸和弟弟

爸爸沉默了很久。我不明白弟弟為什么要突然拋出這樣的問題。良久,爸爸才問:“為什么這么問?” 弟弟回答:“因為你在電話里說了。” 說完又是一陣沉默。

我的眼睛依然看著試圖逃離陷阱的黃蜂,但是我的耳朵已經不在這上面了。我很不解,弟弟的問題聽上去像句玩笑,但我能感覺事情有點不對勁。

“你說的沒錯,是真的。” 我聽到爸爸這么說,并且緊張地笑了起來。我不知道他們是否知道我就在帳篷旁邊,一切都聽得一清二楚。不久,爸爸從帳篷里走出來時,看到我躺在草地上。那一刻,我哇地一聲哭了出來。許多年后,我時常自問為什么要當著爸爸的面哭出來,為什么我就不能懂事一點。也許在當時,爸爸是同性戀這件事,對我來說就意味著爸爸媽媽永遠都不可能復合了。

這次露營幾個月前,在一個星期天的上午,弟弟和我正在臥室里打 FIFA,爸爸媽媽突然叫我們下樓。當時我就快贏了,所以我不想放下手柄,但是從媽媽的聲音里,我能聽出來事情不一般。

就在那個上午,爸爸媽媽宣布,他們要離婚了。

這個消息對我的打擊很大,我完全不明白他們為什么要離婚,畢竟他們從來沒吵過架。他們也沒說出離婚的具體原因。不久之后,媽媽就搬出去了,但我依然拒絕接受這個現實,特別是在那個暑假,我們依然是一家四口去法國度假。

1543830159703246.jpeg圖片由朱利安·戈雅提供

但是那一刻,我明白我必須接受父母永遠不可能復合這個現實。我的爸爸不喜歡女人,包括我媽媽在內。

爸爸出柜之后,生活并沒有太大變化。我和弟弟還有我們的狗就在爸爸和媽媽之間來回跑,這一周和爸爸一起生活,下一周又和媽媽一起生活。媽媽交了一個新男朋友,在媽媽這邊我們有了全新的生活。但在爸爸那邊,很長一段時間都只有我們父子三人。爸爸從來沒有想過把我們介紹給任何人,我們也從來沒有觸碰這個話題。我們只是像往常一樣生活,遠離爸爸的私事。 

直到最近,我和我爸才決定正式談論他出柜的事情。他告訴我,在他們離婚之前,媽媽就已經另有新歡了。這件事讓他很受打擊,但他也意識到,其實他和媽媽一直都不像夫妻,而更像是兄妹。也就是從那一刻起,他決定遠離我們的家庭生活,去尋找真正的自我。

當時他覺得特別孤獨,“結婚生子的同性戀其實不多”,他告訴我。離婚之后,經過心理疏導和閱讀大量相關書籍后,爸爸決定去交友網站上認識能夠和他分享情感的男人。最后,他在網上認識了一個不錯的人,并且決定和他見面。當時爸爸非常緊張,甚至打電話給媽媽,問她能不能和他說說話。

后來我媽告訴我,她立刻猜到他是在和一個男人約會。在他們離婚很久以前,她就問過爸爸是不是喜歡男人,當時爸爸矢口否認。但終于有一天,爸爸向媽媽坦白了,對他來說,向自己的妻子出柜顯然比向自己的孩子出柜更容易。他說他需要時間去了解自己、接受自己,然后才能向我們坦白實情。

但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他一直不敢親口告訴我們,而且希望說這件事的時候媽媽能夠在場。但是他始終沒有勇氣說出口,直到弟弟突然的當面質問。

向我們出柜四年后,爸爸告訴我們他已經和一個男人秘密交往一段時間了。聽到這個消息,我們都為他高興。我記得他給我看了他男朋友的照片,那是一個周六的下午,他叫我去他閣樓的辦公室。來到樓上,我看見爸爸坐在電腦后面,電腦屏幕上是一個坐在咖啡館里的英俊男人。“就是他,” 爸爸說,聲音里滿是驕傲。看見一個和你爸相戀的男人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 他長得很帥,而且謝天謝地,這次我沒有哭出來的沖動。爸爸對于自己的性取向也更加坦然,他問我想不想見見他的男朋友。 

在此之前,我一直好奇看見自己的爸爸親吻另一個男人是什么感覺。但如今我已經習慣了。這種感覺就像看到你的父母在公共場合接吻,非常尷尬,但也很甜蜜。我很高興他現在在家里也秀恩愛,感覺他終于獲得了解放。其實我希望他能早點這么做,但是爸爸告訴我,他不想給我們帶來負擔,他說就算他是找了個新女友,他也會這么做。

“離婚,媽媽再婚,爸爸出柜,對于你們兩個孩子來說還是太難接受了。” 他說。

現在我有了兩個繼父。我們會在一起過圣誕節。爸爸和我會時不時去阿姆斯特丹的一家餐館里吃晚飯,這里的漢堡都是用變裝皇后的名字命名。有時他還會發他在同志驕傲游行上的自拍給我。有次他帶我去了他最喜歡的一家同志酒吧,我見到了他這些年來在那里認識的所有朋友。爸爸是這里的常客,但我卻從來不知道有這個酒吧的存在。很高興這一切終于改變了。


本文原載于 VICE 荷蘭

編輯: 林聰明

Translated by: 英語老師陳建國

© 異視異色(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及使用,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