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承認的事實是,虐待動物產業的規模和范圍幾乎無法被量化。

2012年8月14日,蘇珊·霍利菲爾德(Suzanne Hollifield)看了一個視頻。雖然已在休斯敦警察局任職了22年之久,但在余下的職業生涯里,她會一直記得這個視頻。PETA(善待動物組織)的一名動物虐待調查員將由相關人士爆料的視頻上傳到了 YouTube 的私密賬戶中,以便霍利菲爾德查看。在警局工作二十余載的霍利菲爾德,從來沒想過接下來會看到這樣的東西。 

在鏡頭中,一名女子站在廚房里把一只混血比特犬折磨至死。她用一把砍肉刀割掉了它的一只爪子,然后沖著頭和脖子狠狠地砍剁。13分鐘冷血地折磨后,她砍下了小狗的頭。最后,她尿在了它了無生機的尸體上。 

那天霍利菲爾德在辦公電腦上還看了幾個這樣的視頻,文件名是《小狗1》、《小狗2》、《白雞1》、《白雞2》、《白雞3》、《黑色愛好示例》、《亞當遇見塞弗1》、《亞當遇見塞弗2》。文件名聽起來很無害,但里面的內容則完全不同。在這些視頻中,一名女子 —— 有時身著內衣頭戴狂歡節面具 —— 在又小又弱的動物們身上實施著墮落邪惡的暴行,與此同時,攝影機后面的男人還慫恿著她。 

在霍利菲爾德給 Broadly 的一封郵件中,她寫道:“我沒辦法忘記在這些毫無意義的視頻中,每一只動物生生承受的痛苦和掙扎。那些聲音和受苦的樣子……將永遠在我的心靈上灼燒。” 

霍利菲爾德看的這些視頻歸屬于一種名為動物虐待的極端類型色情片。一般動物虐待視頻中大多是將小的脊椎動物折磨致死的過程,為觀眾提供性滿足。極端程度較輕的視頻可能會踩踏昆蟲或是無生命的物體。如同霍利菲爾德視頻中出現的那個戴面具的女人一樣,絕大多數情況下,這類視頻都是女人在施虐。 

根據奧巴馬總統在2010年推出的 “虐待動物視頻禁令”,制作和傳播動物虐待視頻是被明令禁止的。除美國外,希臘是唯一一個單獨立法禁止虐待動物的國家,其他大多數國家將其涵蓋在現有的動物保護法中。美國國會目前正在制定一項法案,進一步鉗制動物虐待行業。兩黨共同設立的 “動物虐待折磨防制法案”(Prevent Animal Cruelty and Torture PACT Act)也將傳播動物虐待視頻的行為定為犯罪。目前,通常只能根據州法律對相關行為予以懲罰,對檢察官來說很難辦,因為他們需要確定制作這種視頻的時候是在哪個州的法律管轄之內的。 

虐待動物產業的規模和范圍幾乎無法被量化。這個行業運轉的法外之地通常隱藏在互聯網的齷齪深淵,也會跨越國家和大陸。而且往往尋找并識別這些負責人的擔子落在了動物維權人士身上,同樣也是這群人把自己的私人和職業生涯投身到了主張這些動物的權利中,而這種工作給人造成的精神損失難以估量。 

the-people-putting-animal-torturers-and-murderers-in-prison-body-image-1478179880.jpg照片由 Stocksy 的保羅·施萊莫(Paul Schlemmer)提供

“活活把動物燒死可能是我這輩子看過的最糟心的東西了。” 英國皇家防止動物虐待協會的特別行動部首席檢察官邁克·布切爾(Mike Butcher)說道。在過去十年中,布切爾牽頭英國動物福利慈善機構,努力制止動物虐待視頻的傳播。“還有些是動物在微波爐里被微波致死,有時候它們更會被活活煮死。曾經有一個視頻里,一個小男孩用噴燈灼燒一只貓,望向鏡頭大笑。我覺得這個是在東亞的某個地方拍的。” 

雖然世界上到處都有人會折磨這些毫無抵抗力的小動物,有時甚至會拍下過程 —— 作為一種雜食動物,這種事令人惡心的程度著實有限。但動物虐待視頻有一個令人不安的特點:環節的設計都是為了引起觀眾的性滿足。 

“對這種特定虐待癖的研究很少。” 諾丁漢特倫特大學的心理學家馬克·格里菲斯(Mark Griffiths)博士說,他也是極端動物虐待領域的少數專家之一。“我將其稱 ‘代理施虐癖’,即一種由人施加在動物身上的施虐癖。我認為主要是男人通過看女人虐待動物而被喚起性趣。女性實際上并沒有這類性癖好,單純為了金錢利益而做這種事。” 

并非每個在網上錄制虐待動物視頻的人都是禽獸。有些人是出于極度的貧窮或是人身脅迫而被迫犯下這些嚴重的罪行。2014年,菲律賓的一對夫婦多瑪和文森特·里東(Dorma and Vicente Ridon)就因強迫幼女 —— 有些是被非法買賣的 —— 在鏡頭前折磨殘殺小動物,并放在網上售賣而被判無期徒刑。他們屠殺狗,用高跟鞋插入猴子的眼睛,生生撕開蛇。其中一個女孩只有12歲。 

8月14日之后,找出面具后的女人和她男同謀的真面目就成了霍利菲爾德的頭等要務。PETA 為她提供了一條有價值的線索:一個據信與這二人有關聯的電話號碼。根據通話記錄,這兩人私交甚密。霍利菲爾德查找了嫌疑人的照片。她解釋說:“我從數據庫中找到的那個女性的照片,很顯然就是虐待視頻中出現的那個人。” 調查快速推進,在視頻被曝光27個小時后,兩名嫌疑人就被逮捕了。 

休斯敦本地人,24歲的阿什利·理查茲(Ashley Richards)對制作和傳播動物虐待視頻的所有指控供認不諱,并被判處了十年監禁。她的同謀布倫特·韋恩·賈斯蒂斯(Brent Wayne Justice)在刑事審判時沒找法律顧問自己出庭。正如休斯敦新聞報所說,賈斯蒂斯是在 “自掘墳墓”。 

在審判期間,賈斯蒂斯聲稱在視頻中被肢解的那只比特犬是以符合猶太教教義的方式被處死的(對此表示懷疑的猶太教經師在法庭上證實“猶太教中沒有屠殺狗的儀式”)。法官不為這套說辭所動,判處了賈斯蒂斯50年有期徒刑。 

“休斯敦案證明,那些讓小動物喪命的暴力犯,也將搭進自己的自由。” PETA 的動物虐待調查員斯蒂芬妮·貝爾(Stephanie Bell)這么評論道。當然,也并非每個虐待動物的人都會被判50年監禁,如果賈斯蒂斯沒有拒絕找個法律顧問,那他可能和他的同謀者一樣只需服刑十年,而非進去半個世紀,坐穿牢底。 

在主流色情網站上并沒有動物虐待的內容,我很好奇動物維權人士是如何追蹤這類內容的。實際上,像 PETA 這樣的大型機構需要依靠 Animal Beta Project 這樣的小型自發組織,也是他們率先把休斯敦案帶到了警官們的眼皮下。 

一旦找到視頻,他們就要研究線索將罪犯繩之以法。可以理解的是,貝爾不愿透露其中的奧秘。她承認:“通常視頻中有足夠的信息,來追蹤到嫌疑犯的下落”,在休斯敦案中的一條有價值的線索是一份隱約可見的報紙,他們也會看看建筑物的構造。 

“為了找出是誰干的,我們不得不仔細看這些視頻,” 布切爾補充說,“很顯然,我們一點也不想看。” 

當我問到他在看這些視頻的時候會去尋找哪些線索時,布切爾有些遲鈍地說,“問題在于,想要燒死一只小貓并不正常。正常人永遠不會干出這種事,下得去手的人都不正常。所以我們得加倍努力地去嘗試,猜測他們在做什么。” 

“但是,” 他補充道,“這也確實讓你更迫切地想要抓住他們。你看著這些視頻,會去想 ‘我該怎么樣立案,怎么樣抓到這個人呢?’ 關鍵在于你要針對他們立案提出訴訟,又不帶入自己的情緒。” 

互聯網,尤其是互聯網的齷齪角落,為動物虐待愛好者和施虐狂們提供了豐富的選擇。“這里就像想釣魚的、想引起注意的和殘忍的極端分子的開心狩獵場。” 布切爾說。調查員經常把時間浪費在騙局中。 

在最近的一個案件中,布切爾說他們追蹤到了一個在網上炫耀自己犯下了極端的虐待動物罪行的 “年輕小伙”,但調查后他們發現,這個小男孩并沒有真正做出這些行為。“他最后哭得稀里嘩啦。他只是想引起關注,好讓自己顯得比實際年齡大上那么一點兒。但你要是挖得深一些,深入那些需求關注的極端人群中,就會發現確實有非常非常殘忍的人為此將這些視頻上傳到網上。” 

雖然沒辦法把極端虐待動物相關內容的井噴怪罪到互聯網頭上 —— 變態的爛人們總能想盡辦法做爛事 —— 但網絡世界可能會使其產生更多的合理性,并促進這個圈子的發展。“我覺得互聯網把志同道合的人都聚集在一起了,” 格里菲斯博士說,“無論你好哪口,互聯網都能幫你聚集起和你有著一樣癖好的人。” 也就是說,鑒于動物虐待癖本身并不多,這類視頻數量的激增是出于商業原因,并非又出現了什么新的性癖。  

在寫這篇文章做研究取材的過程中,我在谷歌上偶然瞥到了休斯敦案和菲律賓案中的視頻截圖,觸目驚心,真的令人不忍直視。我和布切爾說,那些不得不拖動視頻尋找線索的動物虐待調查員們,肯定承受了難以想象的心理負擔。 

事實上,他也承認有的人無法勝任這項工作。“我所知一個工作人員因為不想看這個視頻而退場 —— 在視頻中一個動物被活活取出內臟。” 他的語氣中帶有一點英國特有的低調,接著他說道,“你最后會變得有些麻木。你甚至能拿看到的這一切開開玩笑。” 

“不然,你就會瘋掉。”

Translated by: 王棟

© 異視異色(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及使用,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