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E 采訪了一些特立獨行、自認為是 femme 的酷兒們,并請他們穿上他們第一次感覺展現了自己 femme 內心的服裝。

如果這幾年有用過 Tumblr 的話,你可能已經看到過 Futch 量表(Futch Scale)的某個版本了。一開始,這個表是用來讓女同描述自己的 femme-butch (女性化/男性化程度)的,之后卻演變成了 LGBTQ 群體網友的一個老梗,連神奇寶貝、USB 數據線《星球大戰》里的角色 都被按照這套標準評了個遍。(順帶一提,霍爾多中將(Admiral Holdo)就非常“femme”。)

對酷兒群體和那些無性別認同者來說,femme 這個身份認知可以賦予他們力量和肯定。社會往往將女性化作為攻擊的靶子,而他們選擇奪回女性化的主動權。但是,femme 并非簡單地等同于穿上一般意義上的女性服飾。Futch 量表的廣受歡迎就說明,每個人對 femme 可以有不同的理解。某個人心中 femme 的典型表現,在另一個人心中或許只能算是中性化(比如“femme butch”,指既不男性化也不同于一般女性的女同志)。這更像是一種心理狀態,可通過不同的個人特質表現出來,穿著打扮只是其中一個維度。 

VICE 采訪了一些特立獨行、自認為是 femme 的酷兒們,并請他們穿上他們第一次感覺展現了自己 femme 內心的服裝。1537516509902587.jpeg泰勒·諾頓(Taylor Norton):“我一直樂于質疑男女二元對立的傳統思維。”

泰勒·諾頓,26歲 

你的性別認同是什么?

Femme。 

可以形容一下你穿的第一套表達自己 femme 身份的衣服嗎?

第一套是一件黑色的蕾絲連身衣、男友風的牛仔褲、印著 “Bitches get stuff done” 的襪子、一雙印花馬丁靴,還涂了紫色的唇膏。 

為什么會選這身打扮?

我一直樂于質疑男女二元對立的傳統思維,有時候這也會體現在我的穿著上。蕾絲給人的印象就是精致,但是當我穿上那件連身衣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很性感,并且能夠掌控自己的力量。我的牛仔褲是男友式很肥大的那種,并不是傳統上能夠突出腰線、屁股和腿部線條的款式,但是卻可以讓我舒服地走動甚至跳舞,并可以提醒我,我不需要特地找個另一半來得到我想要的東西。

襪子差不多就是我的個人標志了,其實是一個很要好的朋友送我的。雖然其他人看不到上面的字,但我自己心里知道,所以穿著很開心。印花往往代表一種轉瞬即逝的精致之美,但我喜歡印花的勃勃生機,覺得這雙鞋能夠表達我的這種性格。至于紫色唇膏,那就是我,別的顏色都不行。 

第一次穿是什么時候?

當時是穿著去參加我朋友在倫敦的攝影展,完了之后就一起去跳舞了。 

穿著是什么感覺?

強大,性感,就是我值得擁有這具身體的感覺。

1537516959821241.jpeg莎拉·帕森斯(Sarah Parsons):“我覺得,我在不斷地刷新對自己 femme 身份的認知。” 

莎拉·帕森斯,21歲 

你的性別認同是什么?

我是酷兒,我一般都用這個總稱來囊括關于我身份認同的很多方面。“She” 和 “They” 這兩個代詞我都會用,所以我其實并不把自己歸為男性或者女性,算是在中間吧。 

可以介紹一下你穿的第一套表達自己 femme 身份的衣服嗎?

那是一條粉色的真絲連衣裙,一條二手的 La Senza。我覺得,我在不斷地刷新對自己 femme 身份的認知。就是不斷地蛻變,感覺更加地自我、自在。裙子也是不久前在一家古著店買來的,大概就是去年吧,買了之后我就去把頭給剃了。我還記得,剃頭之后第一次穿上那條裙子,我心里的感受就是,“噢。” 因為它有種非常女性的特質,非常輕薄,但也沒什么版型。你看不到裙子之下的我的身體曲線,我也挺喜歡它跟我的光頭形成的強烈對比。第一次穿上就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 

第一次穿是在什么場合?

其實是去年夏天的時候,我買下之后穿著去跟朋友喝兩杯。裙子在風中飄搖,非常好看。但是我第一次真正公開穿是在剃頭之后為慈善募捐穿的。當時穿上之后看著鏡子,我就覺得如夢初醒,心想這才對嘛,所有的點都連接起來了。 

穿著是什么感覺?

漂亮。我喜歡 femme 這種身份,我喜歡柔軟的東西、顏色好看的東西。我可能穿得太頻繁了,上面已經有了很多污漬。因為太喜歡了,所以我經常穿,去哪里都穿,它陪著我去過各種各樣瘋狂的派對和各個地方的公園。因為它太舒服了,所以也不用怎么打扮,穿上就好,讓我感覺非常自由。 1537517289793687.jpeg尼爾·麥克唐納(Neil McDonald):“又一次從頭開始,思考如何表達真正的自我,這種感覺非常好。”

尼爾·麥克唐納,37歲 

你的性別認同是什么?

我認為我介于完全的非二元(non-binary)和表現為跨性別 femme 的性別酷兒(genderqueer)之間。 

介紹一下你穿的第一套表達自己 femme 身份的衣服吧。

我穿出去的第一套是這條格子襯衫裙。我當時也挺緊張的,所以花了好一段時間來積累自信心,才敢這么穿出門。在這之前,我完全沒有穿過女裝,所以也不知道怎樣的衣服適合我的身材,怎樣的版型才適合我。顯然,由于生來是一副男性的軀體,我的身材和贅肉并不適合大部分一般意義上的女裝,所以我也花了一段時間來解決這個問題。

但是,穿上這第一套衣服第一次出門的時候,我就說服自己,穿上這條裙子出門也沒什么,人們并不會注意到我。看著自己的上半身,我覺得跟其他男同性戀的穿著也沒什么不一樣。就是格子襯衫嘛。這是我當時穿起來感覺最舒服的衣服,一路走到地鐵站也沒碰到我自己腦補的那種當街被人騷擾的情況。 

是什么時候穿的?

第一次是穿去我的第一個跨性別互助小組。我心想,如果要找個機會展示我真正的性別認同,那一定得是這個了。這么多年來,我一直想像這樣表達自我,所以最后實現時真的如釋重負。 

穿著是什么感覺?

現在大概有一年半多沒穿了吧。又一次從頭開始,思考如何表達真正的自我,這種感覺非常好。我花了很長時間才真正付諸實踐,未來也還任重道遠,但是能讓大家看到我心目中的自己,這讓我非常開心。

1537517452507147.jpeg卡塔楊·賈利利(Katayoun Jalili):“當下的我在努力弄明白, femme 對我的意義到底是什么。”

卡塔楊·賈利利,22歲 

你的性別認同是什么?

我認為自己是性別酷兒,性別流動,非二元,之類的吧。但是現在大家有點濫用非二元這個詞了。我想與眾不同一點,所以性別酷兒這個詞就不錯。 

介紹一下你穿的第一套表達自己 femme 身份的衣服吧。

我想對我來說,就是那些毛絨絨的衣服、假皮草,還有不穿上衣吧。我覺得,很難說憑某一種質地或某一件衣服就營造出 femme 的感覺。我想,你也得在心里裝著這件事,才能真正接受這件事,讓衣服幫你呈現真正的自己。如果你的思維沒轉換過來,那你就算穿著同樣的衣服感覺也是不同的。

對我來說,我買下這件夾克的時候就覺得它是全世界最美的東西。我跟當時的賣主說,記得還挺尷尬的,我說,“我希望它能給我帶來怒火。” 她就一臉莫名其妙。我解釋說,我只是想讓自己感覺更強大,感覺沒人敢糊弄我。對我來說,這種掌控感就是身為 femme 的意義,這也是為什么 femme 跟 feminity 是不一樣的。 

第一次穿是在什么場合?

那是我朋友曾經主辦的一個拉丁主題的晚宴,名為 “Maricumbia”,基本上就是一個慶祝拉丁文化的派對。當時我剛做好頭發,然后穿上這件夾克,心想雖然派對也沒多少人,也都是我的朋友,但我還是想打扮一下。大家的反應都是 “你看起來太贊了”,我就心想 “當然”,這可花了不少錢,當然要驚艷全場。 

穿著是什么感覺?

我還是會偶爾這么穿,但現在這套更像是我的變裝了,想變得特別 femme 的時候會這么穿。當下的我在努力弄明白, femme 對我的意義到底是什么。我寧愿穿一些跟 femme 完全無關的衣服,我想盡可能地中性化。就像我說的,這都是關乎你心里的想法,所以現在的我就會這么穿去參加大型的派對,讓自己閃瞎全場的那種,而不是作為日常的打扮。

1537517578645824.jpeg比朱(Biju):“我一直都是不在乎別人怎么看,我不是為了誰才這么做。”

比朱,24歲 

你的性別認同是什么?

現在吧,我覺得我不會把自己定義成某一種,主要是因為我對性別的看法一直在不斷變化。但是我也不拒絕被貼上女性的標簽,因為那樣也不會讓我覺得特別不舒服 —— 我想最適合我的定義應該是無性別。 

可以介紹一下你穿的第一套表達自己 femme 身份的衣服嗎?

我覺得有好幾套衣服,大概是我在十五六歲的時候穿的那些。那段時間,我對三十年代的陰柔風格和海報女郎很著迷,因為我感覺它們是一種另類的女性身份,適合我和我的體型,跟我喜歡的另一種雌雄莫辯的風格是互補的。所以我就同時走兩個極端,也喜歡這種性別特征非常明顯的女性風格。 

無論是去參加派對或是演出,我都會穿束身衣、破洞 V 領 T、紗裙和超高跟。我還會戴上寵物店里買來的一個狗環,會在頭上插大大的紅玫瑰,用上頭巾、發網之類的,還有大腿襪,就是非常歌舞廳的風格。就算在學校里,我也會畫上粗眼線和大膽的妝容 —— 我應該是從12歲開始就這么做了。

但是我從來沒把這些視為引誘別人或者是變得 “性感” 的方式 —— 其實恰恰相反。很多人會說,“沒人喜歡你這樣,大家都覺得這樣很丑,男生不會喜歡的,太濃重太極端了。” 但我一直都是不在乎別人怎么看,我不是為了誰才這么做。男生怎么想或者不怎么想都與我無關。 

第一次穿是在什么場合?

當時還在上學 —— 我沒碰上好時候,但我當時也還不能完全表達,我對于周圍的人對待我的態度到底是怎樣的感受。我很早就把頭發剪短了,應該是10歲左右 —— 所以從那時候開始,很多人就會對我的性別表示疑惑,態度也很糟糕。所以,應該說在性別認同方面,我一直都是被孤立,作為 “他者” 而存在的。 

我覺得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我發育起來的身體、胸部、大腿,很多人會對我評頭論足,甚至在我還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了。他們讓我覺得很不舒服,一方面我不想要這種旁人的注目,另一方面,我當時完全不知道該怎么應對。我無意吸引別人,尤其是通過 “性感” 來吸引男性。除非是在演出里啦。

與此同時,我喜歡朋克音樂,但是玩朋克的人基本都瘦得跟排骨精似的,所以……總之離我遠得很。所以當我發現 Suicide Girls 、海報女郎之類的東西時,我意識到有很多人跟我有著類似的體型,卻也被認為是怪胎,而我可以接受這種另類。然后就跟大家在青春期的時候一樣,我開始打扮自己,模仿那些我欣賞的人。 

再次穿上類似的服裝,你現在是什么感受?

出人意料的是,我覺得挺難受的。我想這是因為,現在我對胸部的那種自我意識已經沒那么強烈了,我也不再覺得需要強迫自己去大聲宣告,“我的胸在這兒呢。” 再穿上這么坦胸露乳的衣服,對我來說是挺奇怪的,因為我現在穿的大多是襯衫和套裝了。我的衣柜里還有那些衣服,所以不是說我就再也不那么穿了,但是我不會把這件上衣跟這條短裙搭在一起,而是會換成長褲。我覺得需要平衡一下,因為現在的我已經明白,哪些特別女性化的東西是我喜歡并且認可的,我不再像少年時期一樣,一股腦地把所有東西嘗試一遍。 

1537517922665136.jpeg穆罕默德女士(Ms Mohammed):“這都是關乎如何盡可能地做自己和真實地呈現自己。”

穆罕默德女士,“長生不老” 

你的性別認同是什么?

我覺得我是順性別(cis,指性別認同與生理性別一致、性別表達和性別規范相符)的酷兒女性,而且我認為自己屬于 femme。但我不是一直以來都這樣的。 

介紹一下你穿的第一套表達自己 femme 身份的衣服吧。

那應該是一條連衣裙,跟我今天穿的這身很像。我很迷有拉鏈的衣服,這是我自己有意做出的決定,因為以前的我就是個假小子。所以沒人會信現在的我變得這么女人了。

我們這一代人成長的時候,還沒有多少女性化的英雄角色。所以如果我想變得強大,成為拯救世界的人,我就會預設我得變得足夠陽剛才行。后來隨著不斷長大,我認識到這種想法只是內化了的厭女癥。后來我就正式表態了,我要穿著高跟鞋、連衣裙,涂著口紅去做我想做的所有事情。這算是挺反動、叛逆的,不過我就是這么個人吧。 

第一次穿是什么時候?

可能是在同性戀的夜店活動吧。雖說是 “夜店”,但其實就是我在千禧年初剛出柜的那段時間有幸參加的一些秘密派對,都是大家口口相傳的。在我所在的那個特立尼達的 LGBT 小群體里,那些 gay 就會慫恿我穿,會這么說,“你的奶子那么好看,咋不露一露啊!穿上這個,試試那個。” 他們真的幫助了我接受自己的女性身份。他們給了我空間,通過變裝和打扮來探索憑我自己可能不會發現的新身份。他們讓我 femme 起來,所以我永遠感激他們。 

穿著是什么感覺?

有點像一套盔甲,尤其是這個妝。這種叫盛裝(warpaint),因為是讓你做好準備、決定怎么向世界表達自己和自己身份的一個舉措。沒錯,就是要盡可能做自己,真實地呈現自己。

1537518033586000.jpeg劉易斯·沃特斯(Lewis Walters):“我堅信冬天的長褲都可以變身成夏天的短褲。”

劉易斯·沃特斯,25歲 

你的性別認同是什么?

我是一個性別酷兒。 

可以介紹一下你穿的第一套表達自己 femme 身份的衣服嗎?

我穿的第一套就是一條工裝背帶褲。我當時經常戴黑色發帶,因為還在留長頭發的階段,所以得把頭發扎起來。都是黑色,因為哥特不死嘛。除了緊身背帶褲,就是T恤之類的。還有一些配飾、耳環這種。 

這身打扮怎么幫助你表達自己 femme 的身份?

我覺得這套打扮很好,因為生活就是日新月異、動態發展的。這么穿能夠表達我的 femme 身份,因為這件衣服是 “unisex”,不分男女的,雖然我討厭這個詞。有種雌雄同體的感覺,仿佛每個人都可以穿。我記得應該是在 H&M 的女裝區買的……沒錯,的確是在女裝區,因為我當時沒敢逗留太久。

那段時間,我認識了幾個非常酷的 femme,是她們教會我怎么做的。自由地去學習新技能,從一些酷斃了的 femme 身上學到新竅門,真的讓我煥然一新。我很享受那段時光。我曾在阿姆斯特丹的一家無政府主義書店里縫補那件工裝褲,還不小心弄壞了兩臺縫紉機。就是往上縫個補丁、把開口封起來而已,但是就弄壞了兩臺。 

第一次穿是在什么場合?

當時我剛搬去阿姆斯特丹,也沒有下榻的地方,生活比較艱難。但是一群特別酷的酷兒和 femme 收留了我,相當于是救了我一命。我們很親密,他們就是我在阿姆斯特丹的家人。 

現在穿上這個是什么感覺?

現在跟以前很不一樣了,因為我把褲管給剪了。我堅信冬天的長褲都可以變身成夏天的短褲。這就像我現在的生活方式,到某個時間點就會斷舍離一下。這也會讓我懷念過去,但同時也感覺自己很強大。工裝褲、連身褲都是很工人的元素,所以就仿佛你從工人身上得到了力量。

Photographer: 克里斯托弗·貝塞爾(Christopher Bethell)

Translated by: Joyce

編輯: 胡琛浩(Arvin Hu)

© 異視異色(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及使用,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