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瑜伽的不一定 gay,但恐同九成是深柜。

上個月,俄羅斯當局取締了莫斯科兩所監獄的瑜伽課程,原因是怕瑜伽會 “打破監獄內的和平”。確切地說,這是一名宗教學者和一名保守立法者的主意,這倆人堅持認為:瑜伽練多了會使獄友變 gay ,引發監獄大騷動。

一份 當地報紙 刊登了這位名叫 Alexander Dvorkin 的宗教學家寫給俄羅斯議會上院議員的信件。Dvorki 上書道,瑜伽的姿勢太過性感,會喚起各位兄貴無法抑制的性沖動。這封信最終被呈遞給了檢察官,二人懇求檢察官深入調查瑜伽課程的合理性,并對瑜伽可能引發的性向隱患發出預警。從信件內容看,最令他們恐懼的莫過于,假如在食堂工作的獄友們因為練瑜伽而變成同性戀,其他犯人就會因 “不愿意從 gay 手中接過被玷污的食物”,而發起絕食和抗議。

因為這封驚世駭俗的信件,瑜伽課被叫停,但后來,監獄當局還是決定恢復此課程。聯邦監獄管理局副局長 Valery Maksimenko 解釋道,他們從一項研究中發現,練過瑜伽之后,獄友們向醫生尋求幫助的情況急劇減少,這是一個非常積極的結果。Maksimenko 譴責了瑜伽致 gay 的說法,并批評 Dvorkin 是 “冒牌醫生” 和 “奇奇怪怪的那種人”。這名監獄長還表示,因為瑜伽療法的大獲成功,他們還計劃試引進一種來自東方的神秘呼吸練習 —— 氣功。

最后,Maksimenko 頗有深意地補充道:“同性戀不需受到任何處罰,至于那些呼吁將其有罪化的人,你可得好好審視下自己了” ,用一句民間諺語概括,副局長的意思大概就是 —— 恐同即深柜吧。

© 異視異色(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及使用,違者必究。